平遥守庙人:14年以庙为家驻守国保文物 儿子在庙里长大
2017-07-04 14:07:08 作者:佚名    责任编辑:吴婧

平遥守庙人:14年以庙为家驻守国保文物 儿子在庙里长大

古建中国·平遥古城

  位于山西省平遥县的清凉寺“两不挨,四不靠”,正处在两村交界,四周又都是田地,“就光秃秃的一座庙。”

  “破烂不堪”,这是雷思凤对清凉寺的第一印象。从部队转业后,雷思凤回到山西老家,进入文物系统工作。38岁那年,他被安排去平遥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清凉寺驻守,一待就是14年。

  这里没有周末,没有节假日,甚至没有工作和生活的区别。“一年365天都得在这,脱不了身。”到岗那天,雷思凤带着老婆、儿子举家搬进庙里的一孔窑洞。

  14年来,雷思凤只出过一次远门。然而说起这些年的工作,他想了又想,也只有四个字——“防火,防盗。”在驻员之前,清凉寺曾数次失盗,一通北魏石碑、三尊胁侍菩萨像以及佛头等文物先后丢失。

  “自打我来以后,就没给清凉寺丢过一件东西。”雷思凤说。

  防火防盗,养狗埋土枪

  雷思凤是在2003年初接到的调令,让他去清凉寺做文保员。此前,他在平遥县的另一处国保单位——镇国寺干了三年的安保工作。

  清凉寺位于平遥县卜宜乡永城村北,掩藏在民房后的一片田野中,距离村内唯一的主干道有一里地,本村人也常记不清该从那条岔路拐进去。

  到岗前一个月,雷思凤心中没底,自己先去清凉寺转了一圈。

  “惨!”隔着一片田,孤零零的庙宇外围只有两面残破的土墙,“人随便就能翻进去。”进了庙门,雷思凤发现主体建筑也异常破败,砖瓦松动、前檐参差、木柱上虫蛀累累,“大殿的侧墙还有些漏天”。

  回去后,雷思凤没有把“踩点”情况告诉妻子,不久,举家搬入,住进了庙第一进院落东边的窑洞。

  “屋里墙壁全都是熏黑的,一下雨,屋外面就往下掉砖。”雷思凤记得,老窑洞的窗子是纸糊的,雨水刮进来,炕、褥都得湿。为此,妻子还跟他发了火。

  然而雷思凤的担心远不止于此。平遥县文物局安监股股长高云杰回忆,最初雷思凤还在土墙根下埋了“土枪”,“我说不安全,就让他处理了。”

  “工作倒是不难,但是胆小的人做不了。”“踩点”的时候,雷思凤听之前的守庙老人讲述了一段“遇袭记”:这位抗美援朝老兵被一伙盗贼五花大绑扔在炕上,胶带封口。当夜,3樽胁侍菩萨像被盗走。

  上世纪末,清凉寺大殿内曾有三尊胁侍菩萨像失盗,图为其中一尊残留的底座。这并不是清凉寺唯一一次失盗。

  在雷思凤到来之前,清凉寺本由所在地村委会和平遥县文物管理所(现文物局)共同派人看管,然而数年内,寺内一通极为珍贵的北魏石碑及三尊胁侍菩萨像先后失盗,县文物局与村委会协商后,终于将管理权收回。雷思凤就成了第一个“驻点人员”。

  早在上世纪70年代,全国开展首次文物普查后,清凉寺就被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,直至2006年,清凉寺再升三级,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其正殿内的7尊明代彩塑,造型繁复精美,色彩至今仍可见其光鲜。

  雷思凤来驻点后不久,庙里又雇用了一位当地的老人白天值守。然而夜里,仍然只有雷思凤夫妻二人。雷思凤又把“眼线”放到了院墙外——他养了七八条大狗。

  “就在后墙分开拴着,来人就叫。”

  高云杰说,这是文物管理的基本安保配置,“三位一体”——人防、机防、狗防。

古建风采
古建档案